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历史解密

学者称读书人应凭良知表态不过分追求发言效

2019-06-08 06:06:17
小便刺痛吃药一直不好
尿痛尿急吃什么药
小便刺痛不治疗方法

博士服务团与东西部干部交流和对口支援、院士专家西部行等活动一样,服务于西部大开发的国家战略。媒体关注它,侧重点之一是挂职经历成为“‘学而优则仕’的博士们升迁的捷径”:首批博士服务团团长翁杰明现已升任重庆市委常委,前央视“名嘴”张政和王志也一路晋升。当他们的官位越来越高时,治理也就越来越重,对当地社会运行真实状况的了解也就越迫切。挂职经历无疑会增强这批学者型官员的现实感与常识感,提升其科学决策水平。对于那些从小到大一帆风顺读到博士、对广大二三线城市和中国乡村缺乏了解的青年学者而言,挂职历练将成为仕途的宝贵财富。

转而从政的博士毕竟还是少数,但“下基层”所收获的对人情世态的深刻体察,对“学术报国”至关重要。

如果说博士服务团成员偏重经济管理和投融资管理等专业背景,那“学者的人间情怀”,就更有助于梁鸿这样的人文学科博士,深化既有研究、拓宽学术视野、完善知识结构。

梁鸿博士毕业以来,在乡土文学和“底层写作”等研究上多有斩获,但纯文本研究的封闭性让她日益焦虑,“国外的理论确实让人读起来思维非常开阔,但有时候你又非常绝望,难道我们的生活、我们的文学只能用西方的那种思维来解释?难道我们自身的生活内部就产生不了一种理论,可以指导、可以支配、可以去解释你自身的生活?”(《南方都市报》2012年3月6日)

于是,梁鸿从书斋回到故乡,用脚采访、用笔还原,以点带面地解剖了一个萧瑟村庄。她的行动与写作,被认为回应了新世纪的现实主义命题:记忆中的乡村、审美的乡村、在知识分子的和现代化的语境中被作为“对象”的乡村,它真的还在那里吗?我们关于乡村的想象、知识和判断难道不应该建立在活生生的经验之上吗?

在青岛等城市亲眼目睹同乡恶劣的工作与生存环境后,通过“梁庄”声名鹊起的梁鸿,却感到“既如释重负又略感卑劣”,因为“自己在享受,那么近的人在受苦,而且是你自己的乡亲”。

这种矛盾心态,不仅仅是下乡博士们的疑虑、痛苦,也是几乎所有介入社会变革的精英知识分子都会遭遇的。但如果这种观察和介入,能让更多人了解中国、了解基层,能像梁鸿前年那场《我们如何回到故乡》的演讲一样,影响诸多青年干部,其意义就已经足够。(张彦武)

三位超模站成一幅画!Kasia、Jacquelyn和Alana 2014秋冬纽约时装周秀场外街拍
车上贴"内涵段子"贴纸将被记3分罚200元?交警部门辟谣
西红柿每天吃好吗?菜中之果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